小姑娘,生日快樂呀。

去年,給自己寫了一封情書,今年,我給自己一場旅行。

決定去西藏,做前期攻略的時候每個人都興致勃勃,去林芝看桃花,去日喀則看日出,去色達朝拜。裝備也買好了,藥物,沖鋒衣褲,我甚至買了睡袋和電燈。就等著啟程的那一天。

當然,那一天如約而至了-----

卻隻有我一個人在路上了。

也許吧,人生從來是一場一個人的修行,這幾年也慢慢變得沉默與內收。以前敲羅打鼓,做一件事情恨不得昭告天下。但是越到末了,越會發現,毫無意義。

你的成長,你的情緒,於外人,都毫無關系。

生日這天來到亞丁純屬意外。

那是行程的第三天,在逐漸適應高海拔地區後,我們從新都橋出發,途徑理塘到達了有著「地球上最後一塊凈土」之稱的稻城亞丁。

當時身體不是很舒服,臨去前,同行的夥伴給我建議,要不,你還是別去了吧,一個弱女子,爬上去挺艱難的。或者,你看著來吧,半途不行了,別逞能,早點下來。

對於這些建議,我隻是笑笑。

徒步,是一件需要挑戰的運動,在行走的過程中隻要你願意,全世界都可以是你的。我喜歡咬著牙堅持到終點的那一刻,會有一種逆風翻盤的感覺。

因為不確定亞丁上面的天氣,我把自己裹得像一隻繭,光衣服在裡面就有五件。然後墨鏡,帽子,汗巾,再來一個稍有重量的沖鋒包。

去之前喬哥建議我們每人買瓶紅牛,到時候可以連著開水兌在一起喝。

媽喲,就是這罐紅牛,陪著我上山又下山,最後在臨近拉薩的風雪中把它送給了一個被凍得鼻涕都出來了的騎行小哥哥。

早上起很早,同行一共四個人,兩個漢子,一個妹子。特意和漢子們約好,要多照顧我們兩個弱女子。

漢子們剛開始信誓旦旦,一定一定。

真正上路才知道,這兩個坑爹的,跑得比兔子還飛快。

我還是在快爬上山頂的時候才看見一個快要下山的漢子。

說好的照顧呢?呢?

一個廣東的漢子,在家天天去跑步,來到這兒全程興奮。在我們還開始適應高原徒步的節奏時,他就開始跑起來了,看得我目瞪口呆。

那天天氣很好,上山途中還碰上了去年參加亞丁馬拉松比賽獲得冠軍的小哥哥,皮膚黝黑結實,一身酷酷的跑步裝扮。

觀光車上,開車的司機一直在唱原汁原味的藏家民歌,清風徐來,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再遠處三大神山巍峨佇立,遙思得人也變得聖潔了起來。

真的開始行走才知道有多艱難,四千多米的高原,因為缺氧,嘴唇也開始逐漸發紫。我走得很慢,基本走兩步歇三步。沒一會兒就和他們拉開了距離。

早上信誓旦旦,我的終點是五色海和牛奶海。但是真正爬上來才知道那時候的誓言多麼純真可笑。

沿途很多陌路人,在缺氧的高海拔徒步,每個人都是患難之交。

攀爬過程中遇到一對上海夫妻,50多歲的年齡,阿姨心臟不是很舒服,但還是及其信任的跟隨丈夫前來,隻為圓一個西藏夢。

好多次看到他們,走得累了,阿姨就倒在叔叔的懷里,偶爾吸幾口氧。再累極,就會詳裝發怒,輕捶叔叔,嘴裡不斷謾罵:你這個死老頭,都是你非要來,非要我跟你來。

而叔叔則一臉寵溺:罵,多罵點,罵完就舒服了。

說完還不好意思的對我們笑笑,彷彿在說,見笑了。

我:······

既要忍受來自高海拔缺氧的痛苦,還要默默吃著狗糧,忍受來自靈魂深處一萬點的傷害。

也碰到好玩的,上去時看到他們下來沖我加油,我問他們什麼時候到。一個男孩說:看到沒,爬上那個山頭就到了。

我不疑有他,還沖他友好地笑笑,但是真的一鼓作氣爬上去的時候,才發現···呵呵,還有兩座山頭。

騙子!

懷著極大的怨念,隻能繼續往前爬,最後還是到了,卻對眼前的景色釋然了。

美景總是在路上,有的時候我們心心念念的結果,一開始也可能是我們的執念。

倒不是說五色海和牛奶海的美景不好,相反,它的美可能更多是存在我們的想像中。

描述中,五色海是亞丁最高景點,海拔足有4700多米,而且是一座被雪山包圍的海子。天氣好的話能看見綠色的海水,就像純凈的眼眸。

而牛奶海海拔約4500米,是亞丁三大聖湖之首。她的湖泊形狀象一滴眼淚,站在高處向下看,就像一塊純凈的藍松石嵌在雪山群峰中,神聖而美麗。

對於這樣的描述,我們心神嚮往,卻原來還是會因為心態上的變化而有所改變。

有的人覺得它言過其實,還不如318路上隨便的一個海子。有的人覺得它甚至比描述上的還要美,因為這是自己忍受了極大的痛苦而見到的美景,甚至超於世間的一切海子。有的人純屬過來打卡,碰到壞天氣看不到那瑰麗的顏色反而會憤然不堪,覺得自己被欺騙了。

所以你看,世事總沒有絕對。

在五色海的時候看到了上海的叔叔,我問他:阿姨呢?

他說:阿姨爬不動了,所以我把他送到矮一點的地方,自己又爬上來了。

我:······

汗顏加佩服,至此對上海男人刮目相看。

下山的時候開始下雪,白色的雪粒紛紛揚揚。上去的時候太累,下來倒有精力欣賞眼前的美景了。

我開始拿著手機胡亂地拍,人越來越少,下午三四點的光景因為天氣的變化而顯得有些陰沉,但我絲毫不受影響。

不遠處的草甸在雪霧的籠罩下泛著一種朦朧美,雪峰壞繞,貢嘎河從草場穿梭,林間溪流潺潺,與牧場木屋交相輝映,而更近處一群馬在靜靜吃草。這原始而迷人的場景看得我差點兒淚崩。

還真的----爬亞丁,我們的痛苦一樣,快樂一樣,見到的美景誰也不會比誰的差。

那天異常的滿足,雖然到酒店的時候頭疼得差點兒要炸掉。

但誰讓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有三大神山與天然美景的祝福,我已經開心到要飛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