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逃避的過去,無法沉默的現實。或許我們的青春期都有這樣的煩惱!人生本來就是無法解決的難題!

巖井俊二的《情書》將暗戀講到極致的唯美,或許那種暗戀真的隻有電影里才會出現。可《煙花》不同,新房昭之與巖井俊二有太多不同,不是誰都可以拍出殘酷青春文學,青春文學從來都是巖井俊二的專利。

能夠打動我們的青春電影,並非因為畫面多麼精美,構圖多麼漂亮,攝影技法如何純熟,就像《初戀那件小事》隻是因為引起了內心的共鳴。

因為我們知道,成長就是充滿磕碰,但這些傷痛帶來的並不一定是傷疤,還有整個治癒的過程。我們在《壁花少年》這樣的電影中,積攢勇氣,認真告別,繼續走下去。

那些期待着看到第二個《你的名字》的觀眾,會生氣也是理所當然的。這部作品由2016年在日本和中國都大紅的《你的名字》的團隊製作,製片還是川村元氣,導演是著名的動畫導演新房昭之,故事則改編自巖井俊二的同名處女作,改編則由知名導演和編劇大根仁操刀。

戰場原黑儀?

電影里有人說,我們的世界裏從來沒有扁的煙花,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是不是,我們在這種自以為的、用常識規劃的世界裏,活得太久了,一切用不可能去判斷。

哈哈,我第一眼也看成bra

關於煙花形狀的爭辯,在巖井俊二那裡,可愛極了。這是一個專屬於懵懂少年的追問。巖井俊二設定的是國小生,動畫版改為略長幾歲的國中生,煙花的論爭放在這樣的年紀,避免不了違和感。

影片中男主典道藉助一顆彈珠進行了三次(四次)閃回的時空穿越:

如果自己50m遊泳贏的話就可以和女主なずな約會,

如果自己順利阻止女主的繼父的話就可以和女主私奔,

如果和女主私奔不被朋友和女主媽媽發現的話就可以順利逃掉。

不過,這仍是一個常規的時間循環設定,訴諸人們對「遺憾與彌補」的共情。

普遍認為好的部分——音樂

主題曲:《打上花火》

總的來說,我還是喜歡《煙花》。這真的就像一場夢,就像起床的我似乎回憶起了什麼,但是又什麼都想不起來,沒有感動,插曲再煽情也不想哭,卻能感到有什麼東西壓在心頭。

巖井俊二與影迷交流

人都是在不經意間就成長了,剛開始他們都還是無憂無慮的少年,每天打打賭做着自己為很「葷」了的事情,隱藏愛慕,不知道何為私奔,何為責任,什麼是希望是你贏,一定要是你贏,後來他們就變成了現在的我們,我們再也變不成他們。你隻能在茍延殘喘妥協不作為或者鼓起勇氣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中選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