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楊閶認識五年了,楊閶對我而言算是我最不可缺少的朋友之一了。但是我也發現,在和楊閶相處的日子裏,我永遠都是一個主動者。

這讓我有時候覺得很為難。

楊閶也說過,我是他最特別的朋友,但是特別在什麼地方我不得而知。

有一次楊閶問我,你這樣隻想着對別人好,不累嗎?

我說累,但是沒辦法,隻要那個人開心,我無所謂。可是後來我覺得,楊閶能夠意識到,我會累,那麼我們的關系相處起來是不是就會好一點。

但是,楊閶沒有。

01/

人生在沒有楊閶以後

似乎少了些什麼東西,但快樂

我和楊閶,還有他妹妹楊宵三個人都在同一所高中。楊宵比我們小一級,我跟楊閶同班。

楊閶經常帶我去找楊宵,後來三個人就慢慢混熟了。楊閶知道我跟楊宵在一起之後,他差點把我從學校天台上扔下來。我知道他在想什麼,可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糾怨什麼。

楊宵對我很好,我對楊閶很好。

因為他們兩兄妹,我很愉快地度過了高中三年。

在畢業的那天晚上,楊閶約我去喝酒,他或許是喝醉了,跟我說,以後不要隨隨便便就對一個人好。不然受傷害的是自己。

那個時候的楊閶喜歡班上的一個女生,兩個人說好畢業就在一起,可是楊閶家裡讓他畢業去加拿大讀大學。楊閶覺得很對不起那個女生,後來兩個人僅僅維持了一個暑假的戀愛,那個女生還是恨他了。

我明白楊閶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是個對誰都會掏心掏肺的人,但楊閶不知道的是,那些我看上去就不想交往的人,根本不會搭理。

楊閶臨走的那天跟我說,他覺得我對他太好了。楊宵說,其實我對她比他還好。楊閶問我真的嗎?我說是真的。

楊閶走了以後,我覺得生活當中少了很多東西,但是也多了許多。我似乎沒有以前那麼不快樂了。

02/

後來楊閶問我主動是不是很累

你曾是我的全部歡喜,但我受傷以後不是

楊閶走了以後,我的生活里好像就隻剩下了楊宵一個人。

我因為她,選擇留在了本市讀大學。從大學到高中,從城南到城北。每個周五我都會從城南趕到城北去見一面楊宵,楊宵很開心,說我一定特別喜歡她。

我有時候會摸摸她的頭,有時候也沉默不做聲。帶她去吃羊角餛飩,也送她回家。然後我再趕末班捷運回到學校,楊宵有時候會在樓下抱一抱我,有時候也怕讓爸媽看到。

我去過他們家裡很多次。

他們的爸爸很喜歡我,媽媽就差點,因為覺得我們家可能挺窮的。楊宵說,等她高中畢業就告訴家裡,我們在一起了。

我說,你最好不要那個時候說哦,不然我會被你爸爸打。

後來楊宵跟我分手了,我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原因。楊閶給我打電話,問我倆怎麼回事,他發誓回來一定把我從樓上扔下來。但是受害者其實是我,可是楊閶不知道。

楊宵跟我說,她跟她哥說的是我提的分手。後來我才知道,因為她喜歡上別的男孩子了,讓她哥知道,她一定會被罵的很慘。

沒有了楊宵以後,我的日子裏好像又多了一點東西。不用每個星期去看她,多出來的時間都用在社交上。

我認識了很多優秀的男孩子和女孩子,但其實,我還是沒有辦法對他們和對楊閶楊宵一樣。

楊閶是我最好的朋友,楊宵是我最愛的人,可我對於他們來說,什麼都不是。

03/

我也嘗試對別人好過

好著好著就發現他們是在利用我

大學畢業我在外面租房子住,後來我的隔壁住進來一個女生。那天晚上,那個女生就敲開我的門,跟我說以後多多關照。

無可厚非,照顧女生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關系,但是,當我發現我是在照顧一個陌生人的時候。她說我真的很垃圾。

她很會蹭飯,每天下午下班以後就問我做沒做什麼飯,後來我就會適當地等她下班一起吃。有一次我出差,一個星期之後回來,她淚眼汪汪地抓着我的胳膊,跟我說她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吃晚飯了。

我說你可以去買點菜自己做,她說懶的做。

我說那你就在外面吃,或者點個外賣就好了,她說那樣還得花錢。

我說,那你怎麼就不怕我花錢呢?

她說,沒想到你真是個渣男,垃圾。

我一沒睡她,二沒騷擾她,三我連她微信都沒有。她說我是個垃圾,憑的什麼呢?

04/

楊閶說他知道我的個性

但是他沒辦法做到像我對他那樣

很自然地跟人相處,兩個人有舒服的關系就好了。但是一旦某一方付出的多了的話,事情就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了。

胡彥斌說不介意在一段感情里付出的多,但是最後還是會累到跟鄭爽分手了。兩個人的關系不對等,絕對不會長久的。楊閶後來知道了我跟楊宵分手是她的原因,他來替楊宵跟我道歉。

我說,楊閶你可能更應該替你自己道歉。

楊閶說,我知道你是在說什麼。但是我沒辦法對你說出口,我其實隻是在假藉著楊宵的緣故,來真正地對你說一聲對不起。

我其實是一個斤斤計較的人,我不擅長的東西很多,但是我擅長的好像隻有這一個。在我最無望的時候,楊閶可以狠心說出跟我斷絕來往的話,然後跟我兩年都沒有聯系。如果我對一個人盡了十分的好,但是對方給了我十分的傷害,最後跟我說,沒有辦法對我說出對不起,我可能會很絕望吧。

但是,最後我沒有,我跟楊閶說,沒關系的,你不要再繼續傷害我就好了。楊宵我早就原諒她了。

後來楊宵嫁給了當時她喜歡上的那個男孩,我也去參加了婚禮,婚禮上楊宵的爸爸跟我說,要是我能做他的女婿他一定很開心。

楊宵在婚禮上跟我說,對不起。

我說,沒關系,你今天很美。

婚禮結束以後,我躲在酒店的房間里,隻剩下我的嗚咽聲。楊閶來敲門,我說

沒事,你讓我一個人待一會。

楊閶說,好。

然後下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