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是我在这里不曾牵过手的最好的朋友,后来我们成了两个最聊得来的陌生人。

一个像夏天一个不像秋天

睡在我下铺的那个人,你知不知道我很讨厌你每次都那样说。

昨晚,我让你帮我看一下我写的文,还特意跟你说是要投稿的,让你帮我看看有什么大的缺陷什么的。你很认真地看完后说,没什么问题啊,写得挺好的,你多写几篇多投稿就好啦,投稿多了就好了,写得挺好的。

早该料到你会这么说,就像How I Met Your Mother 中的莉莉那样,你不会从她嘴里听到任何批评的话,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励志,很正能量,但这种话对我来说却犹如温水,它煮着我这只青蛙,等到有一天水被别人或是你煮开了,也许我也早已没了跳出来的意识。

初相识,初见欢

对我好的人,我会记得很多我们相处时的小细节,而哪一天我不想谁再继续对我好时,我便会刻意去遗忘那些小细节。

我是你第一个见到的舍友,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都是陌生的人,我们算不得是一见如故,但却也相处融洽。我还是记得你那天穿的那件衣服的颜色,你的发型,你的行李箱,还有你的笑容。

我们一起逛超市,一起去吃饭,一起熟悉校园,听到你说你是自己一个人从很远的家乡来到学校时,我既激动又羡慕。因为这是我原本计划好的大学生活开始的开始,自己孤身一个人拉着重重的行李箱,去到千里之外的地方求学,这是多么酷的一件事啊。然而,事实是我并没能拗过我爸妈,尽管后来的很多次旅行和很多次回家都是我一个人,但这个第一次还是成了我的一个遗憾。

久处不厌,梧桐树下两条路

我不喜欢和别人牵手,不喜欢和别人同撑一把伞,不喜欢和别人共用一个杯子,不喜欢用昵称称呼别人。后来,你和隔壁宿舍的那个人成了好朋友,你们会牵手,会共撑一把伞,会用昵称。

你从不避讳在我面前跟她牵手,说笑,就像你从来不在意我和谁牵手,逛街,看电影,就算是对我和别人外放的语音聊天,电话视讯,我也在你脸上看不到任何反应。

我们还是会聊天,聊著别人插不进话的话题,还是会一起逛超市,还是会一起讨论哪种面膜好用,还是会一起去吃饭。我们总是这样不用刻意找话题就可以有聊不完的话,而我也总会想着提醒自己跟你相处的时候敷衍一点,要和你保持好距离。

你会问我你扎的这个发型怎么样,我觉得好看我会说好看,如果它刚好和你那天穿的衣服不搭配我也会直说,我会在心里暗暗可惜你花了好长时间扎的丸子头却在出门的时候觉得扎得不好而把它放了下来。

你总会给那个人发的所有动态点赞,你总是在她没空时才想到和我一起去吃饭,你总是在她没空时才想到和我一起去超市,你总是不记得我不喜欢吃酸菜鱼里的鱼,你总是不记得我周六还要上课。我穿的每一件衣服你都说好看,我化的每一个妆你都说好,我做的每一个PPT你都说好,我做的每一次汇报演讲你都说好,在你眼里,就没有不好的吗?

你总是说,挺好的呀,很适合你啊,不要理他们,他们就是这样,习惯就好。你对谁都这样说,可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讨厌你每次都这样说。

我不想再记得你喜欢看炒菜的短视讯,不想再记得你习惯刷头条,不想再记得你喜欢吃什么,不想再记得你穿哪件衣服最好看,不想再记得我将来要去的城市也是你们要去的……

明明我的眼睛比她的大,头发比她的长,说话的声音比她的好听;明明先认识的是我们,距离更近的是我们……

后来的我们

你曾是我在这里不曾牵过手的最好的朋友,后来我们成了两个最聊得来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