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將人腦比作電腦,那麼聽與讀可以當作資訊輸入,說與寫可以當作資訊輸出。正常的運行模式是人通過聽與讀攝取到資訊,經過大腦的加工,再通過說與寫傳播出去。

聽就是向高人請教,這種方式多學到的是技巧與經驗。讀的媒介大多都是書籍與網絡,通過書籍的閱讀學習,得到的是知識,需要加工才能夠運用。而通過網絡瀏覽到的多是資訊,如果不能內化到自己的認知體系當中,幾乎會馬上忘記。

輸入是輸出的前提,但如果輸出得不到反饋,那麼輸入將缺少方向,缺乏目標。即使無差別的廣泛輸入,如果不以輸出為導向,那也僅僅是感動自己。如果能夠以輸出倒逼輸入,形成反饋閉環,那麼此人將取得更快的進步。

                                                                    貳

同樣是輸出能力,說與寫有很大的不同。

1. 說話發揮運行內存,寫作能夠調動存儲內存。

說話不經大腦,禍從口出是很多人的煩惱。每當說話的時候,能夠思考的時間並不多,導致做出的決定感性成分較大。考慮得不夠周到,導致說出的話未能考慮他人的立場。講出的道理不夠全面。會說話的人,他們大腦的運行內存很快,能給人留下機智幽默的感覺。而人在寫作的時候,一般處在安靜的環境中,有充足的時間來調動大腦的存儲內存,盡情發揮。文章寫得好的人,給人的感覺是知識豐富,思想深刻。

2. 語言可以拉近彼此距離,文字能夠促進大規模協作。

在文字還沒有發明之前,人類的祖先就可以通過語言交流協作。那時,交流必須面對面進行,信任特別容易在人與人之間建立起來。因為地理的分割,造成不一樣的方言。而職業的區分,又產生區別內外的行話。語言的確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但它也造成不同的圈子,限制了傳播范圍。隨着人類活動范圍擴大,必須發明一種通俗易懂、可廣泛識別的工具,才能夠開展大規模的協作。而文字傳遞出去的資訊,即使是陌生人之間依然可以合作。

3.語言多調動情感,文字多引發理性。

慷慨激揚的演講可以增大對觀眾的感染力,振聾發聵的口號讓人充滿戰鬥力,舒適的閑聊攀談可以減輕焦慮,機智幽默的回答能夠讓人開懷一笑。語言調動的是人類的情感,短期內特別容易獲得他人的認同。但同樣的話,在不同的情景條件下再聽一邊,影響力將大減,這造成語言沒有持久性。而文字,或是因為故事引人入勝,或是因為論證分析明確,或是因為道理深刻,它能夠引發讀者的理性思考,對作者產生敬佩之情。而且不同的人,即使在不同時刻重讀,它的影響力依舊。

                                                                   

兩種輸出方式,各具千秋。

要註意發揮它們的優勢。

2015年,崔永元與復旦大學就食品轉基因問題的激辯,單純現場的效果來說,崔永元更甚一籌。辯論是語言的激戰,主持人當然要比教授更有技巧,更占優勢。但如果能夠發文講理來論證,教授未必會輸。

需小心避免它們的缺陷。

詩仙李白能夠做到胸有詩書氣自華,但才華鋒芒,容易傷人。他提出貴妃研墨、力士脫靴的要求,得罪人而不自知。還發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的感慨,顯示對自己才華的不公。假若他能夠低調收斂,寫詩不單憑借一時的激情,而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他的才華必會重視。

                                                                        肆

身處在現代社會,影響力越來越重要,而演講與寫作是最能提升個人影響力的方式。對於演講高手,寫作達人,才情、天賦這些先天因素確實存在。但這並不意味着普通人沒有機會,一些技巧、方法是能夠通過後天的刻意練習做到的,而演講與寫作的素材、內涵又是可以通過努力增加輸入達成的。作為普通人的你,如果有建立個人影響力的意識,所需要做得是持續堅持:努力給自己爭取機會,不斷輸出;尋求意見,不斷反饋;倒逼輸入,不斷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