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前一天,我坐在办公室下了一天的‘邪恶力量’。

本来只是在下电影,但突然就想把邪恶力量给下完。身上已经有了喜欢邪恶力量留下的印记,不知怎的只想加上更多。

下了一天的邪恶力量,真的百无聊赖到在想人生,那个时候想的人生跟我以前每次想的都不一样。

中午倒是碰到一个有趣的人,他是茶叶店的店员,每次去我都喜欢笑着跟他讲价。我是过去给朋友买结婚礼物的,买了两个紫砂茶杯。因为已经送不出去了,所以这样讲出来。我买的时候完全没留意到不适合的地方,昨晚经过朋友一提,才想起来不好。那紫砂茶杯留着自己用吧。

茶叶店的店员,明显比我小。他有趣在喜欢笑,有趣在傻得有波有段。

我知道他找不出更好的盒子来给我装,但就是想让他找。结果他翻出来一个盒子上写着“小三”的盒子,我还没笑,他自己就笑得嘴和眼睛都歪了。然后我也心情很好地跟着一起笑,让他再找一个。找到最后他抱怨:

“你怎么那么注重外表啊?”

没有啊我不注重啊,我就是想让你找。(腹诽)

最后觉得差不多了就想着,是时候讲讲价了。40一个的小茶杯,我问他能不能两个六十。

他笑了,跟我上次和他讲价一样的反应。

“不要讲价好不好~”

当然,他又一次自己主动降了五块。但我并不是真心真意在跟他讲价,所以最后原价买了。

这样的男人很可爱。

下午没有尴尬也没有感情地互相道完别,我就走了。正式失业了。

之前看日剧,讲无业游民的那个。真正成为了,才发现,做无业游民也需要勇气,比正常每天焦虑地去工作还需要勇气。

失业第一天,早上想睡却没有睡多久,小师妹走没多久我就起了。

放歌,东翻翻西翻翻,想着等会要去见朋友,就乖乖坐在镜子前化妆。

当然,化出来的效果跟没化一样。我今天定好了要去染发。

见到朋友了,有种时隔三年才见的感觉。是我心境的原因吧,我要把这份工作给我磨掉的活力找回来,把慢掉的时钟调回来。

晚上的天气很好,红啤“亡命之徒”也很好,对面的朋友,坐着不说话也可以。事实上,我们应该是第一次面对面坐着话这么少吧。

天气很好,红啤“亡命之徒”也很好,对面的朋友,见到了她另外一面,也很好。

我,也很好吧。好到心里没有一点焦虑,不急着找工作的样子。

事实上,我投了好多简历了,但心里,抱着的还是找不到就先不找正常工作的心态。大家心里正常的工作就是被社会认可的,符合我身份的工作。但在我心里,这个标准就是一坨屎。

我全身心内外都是这样的思维体系,但了解这样的我的人,屈指可数。

心里不焦虑,听到喜欢的歌还会笑,但身体却非常诚实地出了问题。

说要忠实于自己的心里,但有时候身体才是更加要忠实的一方。

身体的反应最为真实。身体的记忆也更长久。

我的胃口出问题了,吃不下东西,这对于一个经常一顿饭到最后还吃的我,不正常了。

就刚刚,九月二号的中午,跟朋友分开了。我决定要忠于自己的身体反应。看来我的身体还是焦虑的。

那就按照身体的需求去做吧。失业第二天,身体就坐不住了。哈哈哈哈,很好啊,看来我骨子里并不是懒惰的人。

这个系列的东西还会接着写,写到,我找到对于我来说,没什么意义的正常工作就停。工作,就是挣一份钱,让自己不要饿死而已。

很多事情都是大家想得多,我想得太少,所以我才格格不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