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鐘情早早來到教室裡,寫習題。寫着寫着,突然有一個人坐到了鐘情的身邊。鐘情抬起頭來,果然不出所料,就是伊薦。

鐘情見到伊薦,說:「早上好!起那麼早啊。」

「嗯,我平時都是起那麼早的。倒是你,那麼早起來寫習題,幹嘛不多睡會呀。」伊薦說。

「哎呀,時間緊任務重。不抓緊時間那怎麼行呢?」鐘情邊寫習題邊說。

「好吧。隻不過,看到你這樣我很心疼。」伊薦看着鐘情,寵溺地說道。

「別浪費時間了,你拿習題出來寫吧,抓緊時間。」

「嗯,好的。」伊薦說完,便拿出習題,兩人一起寫習題。

慢慢的,越來越多的人來到教室。大家一進教室,就看到鐘情伊薦,大家都聞到了狗糧深深的味道,雖然鐘情和伊薦還沒有公佈他們兩人的關系。

這個時候,有一個長得一般的女生,走到伊薦的身邊,拿出一張卡片,對伊薦說:「伊薦,我喜歡你!如果你也喜歡我的話……」

「不。」那個女孩話沒有說完,就被伊薦打斷了,「我已經名草有主了。」說著,伊薦就摟住了鐘情的肩膀。

這下,還有誰會不知道伊薦和鐘情已經在一起了呢?以後,恐怕沒有誰還敢打伊薦的主意了吧,當然,也沒有人敢再打鐘情的主意了。

伊薦和鐘情在一起的消息,全校都傳遍了,成了人人茶餘飯後的話題,學校論壇都癱瘓了,很多喜歡伊薦和鐘情的男女生,都哭天喊地地說自己失戀了。伊薦和鐘情走在操場上,總是會引來眾多的目光。後來的幾天,總還有人還走不出伊薦和鐘情在一起的陰影。

晚上,鐘情在宿舍裡用手機和伊薦發資訊聊天。(以下是聊天內容)

伊薦:傻情,在嗎?

鐘情:傻情在此。你以前不都叫我小情或者鐘情的嗎?現在怎麼叫傻情了。

伊薦:我覺得叫傻情好聽一點,比較親切、甜蜜一些。

鐘情:好吧,那就叫傻情吧。

伊薦:傻情,你知道你和月亮有什麼區別嗎?

鐘情:啊,什麼區別?

伊薦:它住在天上,而你住在我心裏。

鐘情:哎呦,現在都這麼會撩了嗎?你那些粉絲聽到還不得氣瘋了。

伊薦:可是,我隻喜歡你,不喜歡她們呀。

聊著聊著,鐘情不自覺地笑出了聲,笑容可甜蜜了。歐陽倩倩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大說了一句:「和誰在聊天呢?」

這可不把鐘情嚇了個半死,說:「關你什麼事啊?」

歐陽倩倩聽了這句話,表情十分可憐,說:「死鐘情,談個戀愛連我都不要了是吧。」

「沒有啦,你在我心目中無可替代。」鐘情趕緊像哄孩子一樣哄歐陽倩倩。

聽到這句話,歐陽倩倩立馬變臉了:「這還差不多。對了,小情,你在和誰聊天呢?」歐陽倩倩其實知道鐘情的回答是伊薦,可還是想確認一下。

「伊薦啊,不然嘞。」鐘情回答。

「我就知道。真的是,你一談戀愛就什麼都不管了,連好朋友都不要了是吧?」

「哎呀,不會的,別生氣別生氣。」鐘情說,「對了,倩倩,你和白愷怎麼樣了呀?」

「嗯……」一向威風的歐陽倩倩突然害羞起來,「也不就那樣嘛。」

「那樣是哪樣啊?」鐘情問道。

「上次舞會的時候,我和白愷加了微信,然後我們一直都有聊天,有時候我們也會一起玩……」歐陽倩倩說。

「然後呢?」鐘情聞到了八卦的味道,問歐陽倩倩到。

「然後,有一天,他在微信上和我表白了。我答應了。」歐陽倩倩說。

「真的?那你咋不和我說,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朋友了。」

「哎呀,我不就是想這幾天找時間和你說嘛。」歐陽倩倩解釋說。

「好吧。」這個時候,鐘情的手機響了,是伊薦發了十幾條資訊來,鐘情這才想起要和伊薦聊天,便對歐陽倩倩說:「不和你聊了,伊薦發資訊來了。」說完,鐘情便和伊薦聊起天來。

歐陽倩倩感慨到:戀愛中的女生真的是恐怖啊!

和歐陽倩倩聊完天的鐘情,又和伊薦發資訊聊天了。

伊薦:傻情,傻情,跑哪去了呀?快出來,和我聊天。

鐘情:來啦來啦,剛才和倩倩說了會話。

伊薦:好吧。傻情,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鐘情:什麼好消息?

伊薦:我的生日快到了,到時候你可要給我慶祝生日。

鐘情:好的,你要怎樣慶祝?

伊薦:我父母會幫我開一個生日聚會,到時候你來就好了。

鐘情:好,到時候我會給你帶禮物的。

伊薦:你送不送都無所謂了,你就是上天送給我最好的禮物了。

鐘情:這可不行,要送的。

伊薦:好吧,那你要送什麼?

鐘情:暫時保密。

伊薦:好吧。很晚了,快睡吧!

鐘情: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