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記:傳說世間的第一縷光便產自黑暗 。

前幾天,瑣事纏身,心勞神疲,以至於生物鐘混亂,總是莫名其妙的在深夜中醒來,然後便是揮之不去的黑暗。如同一個個誘人的陷阱、一個個無形的枷鎖,牢牢的將我束縛其中,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一個睡了許久,突然在深夜裡醒來的人,圍繞自己的只是未知的彷徨,無助。那種對未知的恐懼,對寂寥無聲的排斥,對不確定因素的躊躇。種種物事將自己束縛在這一方小世界之中,甚至連大聲呼吸也變成一種奢想。

不知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歷,當你在黑夜中睜開雙眼,當你在雨怒風狂中,聆聽來自遙遠天際的雷音。想靜,卻又靜不下來。然後你會或有意、或無意地去聆聽周圍的聲音,去搜索身邊的亮點,去尋求靈魂深處的答案。

我們為什麼會這樣做呢?是人性如此,還是我們機遇性的偶然呢?我想是因為我們都害怕黑暗;害怕寂寞;害怕孤獨;害怕自己一個人在風雨交加中踽踽獨行;害怕一個人在風雨中找不到方向;害怕所追求的下一刻會成為一種奢望;害怕所渴望得到的不過是一個夢幻般的泡影。

當風乍起、撫過臉頰的時候,當雨聲繚繞於耳畔、不能入睡的時候,心緒便瞬間飛起,越過了視線。我在黑夜中睜開雙眼,想像著這個與自己格格不入的世界;想像著一個人的戰爭;想像著在寂寞與空虛中,拿出一股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姿態;想像著黑暗深處,自己劃亮的第一絲光明;想像著在這黎明前的黑暗裡上下求索,卻總能找清方向;想像著……

「啪」,於無聲處聽驚雷。

其實,黑暗也好,寂寞也罷,一切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糾結可怕,我們缺少的只是黎明到來前走過黑暗的勇氣;缺少支撐我們在雨橫風狂中持之以恆的信念。

當風收雨歇,當黑暗退去,當麗日高懸,當周身充斥著光明,我們便會頓悟,明悟那句「走過漫長的黑夜便是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