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歲月是個彎曲的河流,我有份把生命還給熱愛的驚喜。

------    題  記

約莫着是太上老君的煉丹爐,又被猴子踢翻了,天空火燒赤壁的艷紅,雲絲也被燙成醉酥酥的麻辣卷,人的心扔進熔爐一般的恍惚,這幾天的前夜已經不能安枕,有點合不上眼,不敢開空調,又不敢吹風扇,心一狠,開窗開門,邀請夜風的庇護,體會着夜的自然,和天地對話之間,思緒在黑暗裡狂奔,仲夏之夜熱情的攻勢猛烈,令人產生迷幻,硬生生把人逼成了詩人,體式在腦子里一遍一遍的過,想到了阿斯湯伽里魔幻的猛烈式,再想想此刻的夜,我也得意的笑起來。

懂阿斯湯伽的人明白,要體會體式的驚心動魄和天人合一境界的,是來到坐立。

所有前期站立的體式都是一層環扣一層的根基和鋪墊,熱身,開肩,開胸,開髖,靈活膝關節,培養肌耐力,獲得穩定的核心力量和專注力,以及呼吸的控制,當這一切條件具備,穿越的開始,也就是 “ 戰士系列 ” 的開始,才是阿斯湯加的序幕。

猛烈且魔幻的 “ 幻椅式 ”,是拉開 “ 戰士系列 ” 的前篇,在阿斯湯加里是作為一個獨立的步驟去完成的,它以拜日 A 的 Vinyasa 體式 1 --- 6 開始,由下犬呼氣結束,之後每一步的穿越起跳,從下一個呼氣穿越開始,成為一個向下串聯體位的一個表率形式出現,所以,此刻的幻椅尤其重要。

阿斯湯加,賦予猛烈幻椅以特殊的意義。

而我,對幻椅的解讀是: 它是接下來的 Vinyasa 正式開始的一個莊重的儀式, 一份虔誠的仰天祈禱,祈求天神,也祈求自己穿越跳躍的風調雨順,安康來到巔峰體式的五穀豐登。

這是一份美麗莊嚴的祭祀祈禱,是真切與天地對話的肺腑呼喚,也是接下來體式長途跋涉的開端,遠古的瑜伽士和阿斯湯伽人相信靈魂的存在,他們用強烈的生命力來表達:把生命還給熱愛生命的自由,和熱情的靈魂引渡。

這也是為什麼幻椅式是一種強而猛烈的體式表達,它是為了強調和上蒼對話時的誠心,鄭重和重要性。

我相信每一個相信靈魂存在的人,都可以體會那一份蘊藏在體式里的堅持與信仰;那是美麗而莊嚴的祭典,是美麗而莊嚴的呼喚,是美麗而莊嚴的表達,和訴說;它要通過體式來告訴生命是需要必須經歷嚴苛的考驗,才可以來到的。

當雙腿跳至雙手之間,感覺雙臀往腳後跟,脛骨和大腿上,向下深坐在一把虛擬的椅子上時,跟腱和脛骨得到了有力的伸展,後頸部拉長,雙臂手掌以向上祈禱的姿勢由兩側抬起,肩膀向下旋轉,雙手合攏繼續向上無限延展,眼睛緊緊的凝視拇指尖,那是和上蒼產生聯結的地方。

祈禱結束,隨之而來的,是 “ 戰士系列 ” 的決心表述,穿越開始。

幻椅是猛烈的,所以也叫猛烈式。這個體式對力量平衡,耐心核心的考驗,就算不在阿斯湯伽里行走,單獨的羅列出來,也是瑜伽初學者的噩夢或者挑戰。

雙腿的酸痛和全身的熱血噴張就似最近的天氣,那是附着在身體深處的熔爐烈焰,哪怕雙眼緊閉,任天地自行旋轉,雙腿那縱火的感覺也會傳遞給眼簾,然後等待一腔酸熱的淚冷卻,會從內心裡看見一個自己從身體這座城堡里走出來,給自己一個深情的擁抱,那時候,才丈量明白自己的斤兩:

原來,身體是如此的不堪一擊;原來,意志力是如此的堅不可摧。

在阿斯湯伽里,每一個體式都有靈魂,都在訴說,也都在表達;它需要一個人完全的和它融為一體,依着它的方向,在身體這座天地的指示里行走,方可斷斷續續尋着花香,順着日落月升的聯想,透着穩定的冷靜,突破它一圈圈硬硬的石牆,把身體這座建築物逐一攻破,方可見天地,見眾生,見自己。

然後,從地獄的邊緣里拾得一絲光明,從那裡尋出一條綠意盎然的道路,輾着生命的縱橫交錯的輪痕,等待它寬闊的沙岸退潮,從此以後,那蘊藏在體式里的堅持與信仰,驚喜與突破,一路飛歌的滲透在瑜伽人的血液之中,將猛烈,也變成溫柔。

如果歲月是個彎曲的河流,我有份把生命還給熱愛的驚喜。

或者幻椅的體會就是讓身體和生命的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然而當洶涌的海浪逐一退潮,只剩下山巒起伏的溫柔,那是幻椅遠方的呼喚。

那是 ... ...  猛烈的溫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