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前特別喜歡那仁的水彩插畫,還有森系萌系的水彩畫,給人一種暖暖的治癒的感覺。

一直想著嘗試一下,卻一直都沒有畫過,也許是覺得自己駕馭不了這種風格,所以只是在心裡暗暗地喜歡一下。

那天在圖書館無意中遇到了那仁的這本暖系水彩插畫,不知不覺就借了回來。

我想我有興致的時候一定要畫一下試試。

直到這周書已放在家裡三個月了,挑一幅試試吧,這一幅之前有見過一個朋友畫過,當時我很喜歡,就畫這一幅。

第一遍線稿

描了一遍線稿,感覺得描得太重了

頭發的上色第一遍沒畫好有水痕,

又疊了一次色,臉部的肉色也調深了

口紅的顏色調不出原圖的色彩,

是不是缺了一點滋潤的感覺

在寶虹細紋紙上又暈染失敗了,水份不好掌控,

圍巾的摺疊處塗了好幾遍

從一開始上色頭發就感覺毀了,差點就放棄了,

還好堅持畫完了,還不算太糟糕吧

來張原圖,看看是不是差別好大呢?